1、 元朝秘史 · 卷十三

在后羊儿年成吉思征金国先取了抚州经过野狐岭又取了宣德府使者别、古亦古捏克二人做头哨至居庸关见守御的坚固者别说可诱战于是把军马佯回了金家见了果然尽出军马追袭直至宣德府山觜上者别却翻回冲着将金国陆续来的军马杀败成吉思中军随后到来将金国的契丹女真等紧要的军马都胜了比至居庸杀了的人如烂木般堆着者别将居庸关取了成吉思入关至龙虎台下了营遣军马攻取北平等郡教者别攻取东昌不克回了六宿却翻回去每人牵从马一匹昼夜兼行使金人不意中间将东昌取了者别取了东昌回来与成吉思相合初北平被攻时金王京丞相对金主...

2、 元朝秘史 · 卷十二

兔儿年成吉思命拙赤领右手军去征林木中百姓令不合引路斡亦剌种的忽都合别乞比万斡亦剌种先来归附就引拙赤去征万斡亦剌入至失黑失惕地面斡亦剌秃巴思诸种都投降了至万乞儿吉思种处其官人也迪亦纳勒等也归附了将白海青、皪祖马、黑貂鼠来拜见拙赤自失必儿等种以南林木中百姓拙赤都收捕了遂领着乞儿吉思万户、千户并林木中百姓的官人将着海青、骟马、貂鼠等物回来拜见成吉思成吉思以斡亦剌种的忽秃合别乞先来归附将扯扯亦坚名的女子与了他的子亦纳勒赤将拙赤的女豁雷罕与了亦纳勒赤的兄将阿剌合名的女子与了汪古种却对拙...

3、 元朝秘史 · 卷九

初虏蔑儿乞百姓时将脱黑脱阿子忽都的妻与了斡歌台一半百姓反去将台合勒山寨把住成吉思命锁儿罕失剌的子沈白领右手军去攻自去追袭脱黑脱阿到金山住过冬明年春逾阿来岭去适乃蛮古出鲁克与脱黑脱阿相合了于额儿的失不黑都儿麻地面根源行整治军马成吉思至其地与他厮杀脱黑脱阿中乱箭死了其尸不能将去其子只割将他头去人马败走渡额儿的失水溺死者过半余亦皆散亡于是乃蛮古出鲁克过委兀合儿鲁种去至回回地面垂河行与合剌乞塔种的人古儿罕相合了蔑儿乞的忽都合勒赤剌温过康里钦察种去了成吉思也回至老营此时沈白攻破台合勒寨...

4、 元朝秘史 · 卷八

那遍将客列亦惕百姓屈下各各分了因孙勒都歹种的人塔孩把阿秃儿太祖处有恩的上头与了一百只儿斤百姓再王罕弟札合敢不有二女长女名亦巴合太祖自娶了;次女名莎儿合黑塔泥与了拖雷为那般将札合敢不的百姓不曾教虏了太祖再于巴歹、乞失里黑二人行将王罕的金撒帐并铺陈金器皿及管器皿的人尽数与了又将客列亦惕汪豁真姓的人就与他两个做宿卫的教带弓箭;饮酒时又许他喝盏直至子孙行教自在快活;厮杀时抢得财物打猎时得的野兽都不许人分尽他要者太祖又说:“一则是他二人救了我性命;一则是长生天护助的上头将客列亦惕种人屈...

5、 元朝秘史 · 卷十五

大王忙该、官人阿勒赤歹等奏说:“成吉思曾有圣旨:‘野外的事只野外断;家里的事只家里断’如今古余克的事系野外的事只可委付巴秃自处治”斡歌歹怒息召古余克拜见就责怪教训说:“你征进去去时将军人都打遍挫了威气你敢想斡鲁思百姓为怕你一人投降了敢把哥哥来做敌人般欺侮我成吉思皇帝曾说:‘人多则人惧水深则人死’如今速别额台前头遮护着你与众人得了这几个斡鲁思种你自己历的蹄子不曾直得逞好男子初出门便惹是非因忙该等劝谏且罢这事是野外的事你同合儿合孙去只教巴秃断者不里行教对兄察阿歹知者”斡歌歹皇...

6、 元朝秘史 · 卷十

成吉思再对主儿扯歹说:“你紧要的恩在合剌合勒只额列惕地面与王罕厮杀时正愁间虽是忽亦勒答儿先说要厮杀然成就事业其实在你将他只儿斤等紧要的军马杀退直冲至中军天门涌门户将桑昆的腮射中了此时若射不中桑昆也不知如何那是你紧要的大功随后顺合勒合河起时我望你如高山遮护一般及至往巴勒渚纳海子处征王罕时你做头哨因天护助将客列亦惕紧要的国平了所以乃蛮蔑儿乞种不能与咱对阵溃散了初乃蛮蔑儿乞溃散时札合敢不献了两个女子将他百姓全了后又反去你用计策将他拿住方虏了他百姓这是第二次功”遂将夫人亦巴合赐与主儿...

7、 元朝秘史 · 卷六

成吉思既掳了四种塔塔儿密与亲族其议:“在先塔塔儿有杀咱父亲的仇怨如今可将他男子似车辖大的尽诛了余者各分做奴婢使用”共议已定别勒古台出来塔塔儿种人也客扯连问:“今日商议何事”别勒古台说:“欲将你每男子但似车辖大的尽诛了”也客扯连传说与塔塔儿种人塔塔儿遂据了山寨成吉思教打他山寨军多辛苦及至打开将塔塔儿男子似车辖大的都杀了初也客扯连既知其谋说与众人道:“他若杀咱每时每人袖着一把刀也要杀他一人藉背却死”至此每人果袖一刀将军每多杀伤了事定之后成吉思说:“自家一族里商量大事因别勒古台泄漏...

8、 元朝秘史 · 卷五

其后鸡儿年合塔斤等十一部落于阿勒灰不剌阿地面聚会商议欲立札木合做君于是众部落共杀马设誓讫顺额ㄝ古涅河至于刊沐连河洲的地行将札木合立做了皇帝欲攻成吉思与王罕被豁罗剌思种的人豁里歹到古连勒古地面告与成吉思成吉思使人告与王罕王罕于是收集军马成吉思行来了王罕与成吉思相合着顺客鲁连河迎着札木合去成吉思使阿勒坛等三人作头哨王罕使桑昆等三人作头哨其头哨内又自差人前去额捏坚归列秃、撤克撒列、赤忽儿忽三处地面哨望其阿勒坛等至兀乞惕牙地面有赤忽儿忽哨望人来报说:“敌人将至”其阿勒坛等遂前迎去拿消...

9、 元朝秘史 · 卷三

帖木真自那里回着到家有札儿赤兀歹老人自不儿罕山前背着打铁的风匣引着者勒篾名字的儿子来说道:“你当初在迭里温孛勒答合地面生时我与了你一个貂鼠裹儿袱有来者勒篾儿子曾与了来为幼小上头我将去养来如今这儿子教与你鞴鞍子开门子”说着与了住间一日清早苍黄将明的时分诃额仑母亲家使唤的老妇人说:“母亲母亲疾快起来田地颤动的声听得有莫不是曾扰害咱每怕了的泰亦赤兀惕兄弟每又来了母亲疾快起来”说了诃额仑母亲说:“儿子每行疾快唤觉起来”说了诃额仑随即起来了帖木真兄弟每随即起来了诃额仑、帖木真、合撒儿、...

10、 元朝秘史 · 卷二

蒙力克依也速该去对德薛禅说:“也速该想帖木真好生心疼教我来取”德薛禅说:“既是想呵教去见了便回”遂引将回去了那年春间俺巴孩皇帝的两个夫人斡儿伯、莎合台祭祀祖宗时诃额仑去得落后了祭祀的茶饭不曾与诃额仑对说:“也速该死了我的儿子将来怕长不大么道大的每的胙肉分子为甚不与眼看看的茶饭不与了起营时不呼唤的光景做了也”斡儿伯、莎合台那两个夫人道:“你行无请唤的礼遇着茶饭呵便吃俺巴孩皇帝死了么道被诃额仑这般说“论来呵可将这母子每撇下在营盘里休将他行”第二日起行时塔儿忽吉乞邻秃黑、脱朵延吉儿...

11、 元朝秘史 · 卷一

当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个苍色的狼与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同渡过腾吉思名字的水来到于斡难名字的河源头不儿罕名字的山前住着产了一个人名字唤作巴塔赤罕巴塔赤罕生的子名塔马察塔马察生的子名豁里察儿蔑儿千豁里察儿篾儿干生的子名阿兀站孛罗温阿兀站孛罗温生的子名撒里合察兀撒里合察兀生的子名也客你敦也客你敦生的子名撏锁赤撏锁赤生的子名合儿出合儿出生的子名孛儿只吉歹蔑儿干孛儿只吉歹篾儿干的妻名忙豁勒真豁阿他生的子名脱罗豁勒真伯颜脱罗豁勒真的妻名孛罗黑臣豁阿他有一个家奴后生名孛罗勒歹速牙勒必;又有...

12、 元朝秘史 · 卷十四

成吉思既住过冬欲征唐兀从新整点军马至狗儿年秋去征唐兀以夫人也遂从行冬间于阿儿不合地面围猎成吉思骑一匹红沙马为野马所惊成吉思坠马跌伤就于搠斡儿合惕地面下营次日也遂夫人对大王并众官人说:“皇帝今夜好生发热您可商量”于是大王并众官人聚会其中有脱仑议说:“唐兀是有城池的百姓不能移动如今且回去待皇帝安了时再来攻取”众官人皆以为是奏知成吉思成吉思说:“唐兀百姓见咱回去必以我为怯且这里养病先差人去唐兀处看他回什么话”遂差人对唐兀主不儿罕说:“你曾说要与咱做右手及我征回回你却不从又将言讥讽我...

13、 元朝秘史 · 卷十一

于是各千、百户依着成吉思言语拣选将来将在前宿卫的八十人添至八百人成吉丝教添至一千命也客捏兀邻做为头千户者在前带弓箭的四百人原教者勒蔑、也孙帖额与不吉歹一同管了散班与带弓箭的入直时分作四班:一班教也孙帖额为长一班教不吉歹为长一班教火儿忽答为长一班教剌卜剌哈为长如今添作一千教也孙帖额为长者在前孛斡儿出亲人斡哥列扯儿必原管护卫散班添至一千还教他管者一千教木合里亲人不合管者一千教亦鲁该亲人阿勒赤歹管者一千教朵歹扯儿必管者一千教朵豁勒忽管者一千教主儿扯歹亲人察乃管者一千教阿勒赤的亲人阿...

14、 元朝秘史 · 卷七

成吉思听了巴歹、乞失里说就那夜对附近可倚附的伴当每说知将家内物件弃了遂往躲于卯温都儿山阴去处行时教者勒蔑做后哨哨望着至明日午后于合剌合勒只惕额列惕地面歇息中间有阿勒赤歹放马的赤吉歹等来报自卯温都儿山前望见忽剌安不剌合惕地面尘起敌人来到也成吉思上马行了此时王罕同札木合来问札木合道:“帖木真处厮杀的有谁”札木合说:“兀鲁兀惕、忙忽惕那二种百姓能厮杀虽当混战时不乱从小枪刀里惯他的旄纛或花或黑见时可提防着”王罕说:“那般呵教咱只儿斤勇士合答黑吉冲他者随后再教土绵土别干姓的阿赤黑失仑、...

15、 元朝秘史 · 卷四

帖木真说:“孛儿帖说的是”依着不曾下连夜兼行来间路从泰亦赤兀惕每处经过其泰亦赤兀惕每惊起当夜却回札木合处去了营盘里撇下一个阔阔出名字的小儿子咱每军人拾得与诃额仑母养活了那夜兼行到天明看呵札剌亦儿种的人合赤温、合剌孩、合阑勒歹这三个脱忽剌温兄弟每也随着来了再塔儿忽种的人合答安、答勒都儿罕等兄弟五个也来了再乞颜种的人蒙格秃与他儿子翁古儿等又同敞失兀惕、巴牙兀的两个种姓的人也来了再一种巴鲁剌的人忽必来、忽都思一种忙忽的人哲台、多豁勒忽兄弟每也来了再孛斡儿出的弟斡歌连自阿鲁剌种处分来...

16、 江阴城守纪 · 附录

许重熙江阴以乙酉六月方知县至下薙发之令;闰六月初一日诸生许用德悬明太祖御容于明伦堂率众拜且哭曰:头可断发不可剃下午北门乡兵奋袂先起拘知县于宾馆;四城内外应者数万人求发旧藏火药器械典史陈明遇许之随执守备陈瑞之搜获在城奸细以徽商邵康公娴武事众拜为将邵亦招兵自卫旧都司周瑞珑船驻江口约邵兵出东门己从北门协剿遇战军竟无功敌势日炽各乡兵尽力攻杀每献一级城上给银四两是时叛奴乘衅四起大家救死不暇清兵首掠西城移至南关邵康公往御不克敌烧东城火劫城外富户乡兵死战有兄弟杀骑将一人乡兵高瑞为敌所缚不屈...

17、 扬州十日记

己酉夏四月十四日督镇史可法从白洋河失守踉跄奔扬州坚闭城以御敌至念四日未破城前禁门之内各有兵守予宅西城杨姓将守焉吏卒棋置予宅寓二卒左右舍亦然践踏无所不至供给日费钱千馀不继不得已共谋为主者觞予更谬为恭敬酬好渐洽;主者喜诫卒稍远去主者喜音律善琵琶思得名妓以娱军暇;是夕邀予饮满拟纵欢忽督镇以寸纸至主者览之色变遽登城予众亦散去越次早督镇牌谕至“内有一人当之不累百姓”之语闻者莫不感泣又传巡军小捷人人加额焉午後有姻氏自瓜洲来避兴平伯逃兵[兴平伯高杰也督镇檄之出城远避]予妇缘别久相见唏嘘;而...

18、 乙酉扬州城守纪略

宏光元年四月二十五日大兵破扬州督师太傅太子太师建极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史可法死之史公字道邻顺天大兴人始为西安府推官有声历迁安庐兵备副使升巡抚丁母忧服阕起总督漕运巡抚淮阳久之拜南京兵部尚书当是时贼起延绥蔓延遍天下江北为贼冲公与贼大小数十百战保障江淮江南、江北安危皆视乎公公死而南京亡先是崇祯十七年四月南中诸大臣闻京师之变议立君未有所属总督凤阳马士英遗书南中言福王神宗之孙序当立士英握兵于外与诸将黄得功、刘泽清等深相结诸将连兵注江北势甚张诸大臣畏之不敢违五月壬寅王即皇帝位于南京改明年为...

19、 江阴城守纪 · 序

江头片壤沾国家深仁厚泽百有余年矣茅檐耆老每谈乙酉撄城事无不痛当时殉义之烈而议当时梗化之非也胜国天下亡于逆闯本朝入关讨贼率土归仁乃弹丸下邑、虮虱编氓偏欲从新朝革命之余为故国回天之举;识时命者万万不出此顾明季纲常节义诚所难言;而此区区者独能顾纲常、思节义甘以十万人之肝脑同膏八十日之斧钺使当流寇横行之日燕京如此必将众志成城;列郡如此何至势如破竹由此而论虽昧则天、命抗王师亦有足多者故谓之愚则诚愚;谓之忠则未始非忠也菼少游戚氏殉节地长谒阎、陈二公祠耳其事间访其书乡人以事关兵燹多所畏忌嗟...

20、 江阴城守纪 · 卷下

长洲慕庐氏韩菼编大清移营邓墓孤城死守外兵屡败内亦杀伤相当;用□打北城彻夜不息城垛陷数丈应元命石匠往外取石料匠难之;再拜遣之匠为感动修固后严御如初外兵依邓墓深林以避矢石折门窗屋木为浮桥渡河逼城下城上协力拒守矢石交下不能支欲遁其将斩先走者二人复驱而前□云梯至城下凡三十余处一将突出众先上;内发□横击之尸随云梯仆外兵走内缒人出收其云梯、器仗等物并伐邓墓松楸使敌无所蔽取浮桥以供薪一骑将既拔己所中箭复下马拔马股所中箭;又恐马中毒用口收其血力策而返十七日江阴兵劫营良佐移营十方庵是夜应元择勇...

21、 江阴城守纪 · 卷上

长洲慕庐氏韩菼编江阴古延陵地春秋属吴公子札战国时楚封春申君黄歇自汉迄元为乡、为县、为国、为望、为军、为州、为郡、为路沿革不常明隶南直之常州府其地北滨大江东连常熟西界武进南界无锡、阳湖南北相去七十里东西相去百四十里中峙三十三山为田一百十三万亩输粮六万余石出赋十余万两盖江以南一剧邑也东关外旧设朝阳驿苏、松、浙、闽赴京之冲途;黄山港通大洋顺风一日夜即至洋船俱泊于港故屡被倭寇亦江防之要区矣南干龙入中国一支尽于江阴巨区之火溢于芙蓉湖由申、夏二港注之江则邑乃山水交会之地洪武初驻驆瞰江山尝...

22、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九节 张文襄之盖棺定论

张中堂因病出缺海内人士料必同深哀悼中堂政躬违和两月未曾入值际此高年重以久病其谢世也本在众人意料之中但以中国时局而论失此足以倚赖之老臣环顾朝中再求一学识兼优如中堂者仓猝间实难其选仆虽外人亦不能不为中国忧也张之洞之得名也以其先人而新后人而旧十年前之谈新政者孰不曰张之洞张之洞哉近年来之守旧者又孰不曰张之洞张之洞哉以一人而得新旧之名不可谓非中国之人望矣然以骑墙之见遗误毕世所谓新者不敢新所谓旧者不敢旧一生知遇虽隆而卒至碌碌以殁惜哉...

23、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七节 张文襄之举贤

张相遗折举贤以继其位闻所举者首为吏部尚书陆润庠次为法部尚书戴鸿慈谓此两公皆可以继其相位又举川督赵尔巽前两厂总督岑春萱继其军机大臣盖赵、岑二督不能举以为相以皆未入翰林故也惟闻政府意度大约邮传部尚书徐世昌可望入军机陆润庠将继南皮相位又见遗折中并有立宪为维新之本不可视为缓图云...

24、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二节 张文襄之政绩

戊戌之初朝廷改革已见萌蘖其时康有为复设保国会于京师未几即被御史劾散今学部侍郎严修方为贵州学政奏请开经济特科以求得人应变朝议从之公遂保举知名之士三十余人康之弟子梁启超与焉其后康复疏言国危工部堂官不为达给事中高燮曾乃上章荐之故相翁同龢复面保康才可大用徐致靖复力保之斯时德宗皇帝已下诏变法而先期降旨召公人都以公为孝钦皇后手擢之人且为言新者领袖既可弹压群伦且能调和两宫故也公闻召行抵上海翁同龢诸公谓不可恃值湖北有小教案出遂有廷命命公还任公既窥见朝端水火新旧之隙侵深遂变节而有阿附容身之举盖...

25、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节 张文襄历任封疆

呜呼南皮相国逝矣蒙优旨谥文襄追赠太保入祀贤良祠四十年来之事业功名今而后得盖棺以论定矣综其毕生之扬历回翔馆阁珥笔精华迨其后而出任封疆人赞枢垣政绩之脍炙人口者往往排众疑决大议能以一身开天下之风气而不为风气所转移誉之者则曰讲尔新旧立宪元勋;毁之者则曰骑墙中立无性执拗然窃尝平心论之毁者庸或过情即誉之者亦未尽得其真天生文襄为德宗也先德宗而兴后德宗而死凡德宗三十四年之事实磊落轩天地危疑亘古今而文襄张公实惟有以辅之翼之疏之附之患难与共而左右朝局也继湘淮诸勋臣之后声施烂然超出于李高阳、孙济宁...

26、 张文襄公事略 · 第七节 张文襄在鄂行政

文襄之为人也性和易而不滞于物其于贤达则倾心结纳萧曹规随而与当代声势赫奕之妄人居则又和而不流浑然有古大臣之度其抚晋也继曾忠襄之后步武名贤日孜孜求吏治不懈三晋之舆论靡不曰张之与曾如骖之靳迄今数十年流风余韵犹在人间道及公姓名则莫不啧啧叹好巡抚不置洎乎督粤衡阳彭刚直时适督军岭峤与鲍武慎、左文襄锐意主战公乃承其意旨同德一心主持清议而南皮之声誉踔然起矣其在鄂也适值新宁刘忠诚统制三江老成硕望为海内所倚重公独虚心晋接三江两湖指臂相联戊己、庚辛之间朝廷谋大政决大议两人辄联衔会复抗疏力争时时有以...

27、 张文襄公事略 · 第五节 张文襄之参预新政

方德宗皇帝之发愤谋变法也以南皮号称通中外情势故深倚任之言无不从杨锐之以京卿而参预新政实所荐剡杨故其门生生平所最识拔者也当时上意欲召之入都俾长枢廷以有尼者竟不果上之所以信南皮者如此乃八月政变之际首先奏请速杀四参政者非他人即南皮也此已不足以对先帝矣己亥立储之议宫中尚虑诸疆臣不服乃电询江楚两督其实在张一人倘使南皮执祖宗家法严词抗拒则荣刚端庄之徒自必恭然心折立储之议不行则拳祸自可不作其所保全者不已大乎乃南皮只知为保全利禄之私计而社稷之安危竟不暇顾贸然允之而溥俊公然拥大阿哥之位号矣微刘...

28、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五节 张文襄之敢言极谏

张相续假未满遽闻出缺全国臣民必视为重大之变故朝廷失一老臣于政治之设施其影响亦甚多而张相平生足以表见于国中者或毁或誉至此当有定论窃思古之致身事君者苟其宅心忠正致为国用则其一身之存亡必关系于邦国而况老成练达受先帝之顾命为贤王所倚重如张相者乎独是尚论古人卓然称为贤臣者如汉之贾山、汲黯唐之李泌、郭子仪宋之范仲淹、司马光彪炳史册后先辉映然迹其平生各行其志:或以诤臣称或以能臣称或则以良臣称其遭际不同操术亦异固未可强而并论即近世宰辅如胡文忠、曾文正、沈文肃、李文忠辈亦莫不始终如一各有独志之...

29、 张文襄公事略 · 第九节 张文襄之勋业

中法缔和时公已补粤督乃建广、潮、钦、廉、琼州等处沿海炮台又遣将平琼州黎乱议开辟尼母山十字大路惜功未成而罢复于其间建银圆局、铸钱局中国之有银圆者自公启之又于广州设广雅书院延朱御史一新主讲而复增广粤中海军以此入不敷出不获已乃收赌税于是赌之害粤遂贻留以到今矣或者为澳门以收赌税市面日形发达自广州开赌禁而澳门遂衰落公之主张赌税即以暗制澳门之故兹姑存其说然究未可以为公宽责备也戊子移督湖广睹内政之荒废乃悟李文忠所为之不谬遂复与李交好由是以讫戊戌天下咸以公为言新之魁杰方公抵湖广也首创芦汉铁路...

30、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六节 张文襄之兴贤育才

辛丑回銮国步日艰两宫宵旰焦劳知非变法维新不足自强也环顾疆吏之行新政最力者莫若文襄先于述职来京之便奉命留都订定学堂章程继于丁巳七月遂以协办大学士宣召入京晋参枢机管理学部事务近日朝廷之大规画俱出公手然公于此事已由春华而进秋实骎骎焉持保存国粹主义为天下倡举朝野所引领跂踵、喁喁属望者文襄悉以镇定处之用人则新旧杂糅而以老成人为典型;设学则中西并贯而以十三经为根柢遇人之以祖制相诘难者则曰:“唉彼辈一班小竖子耳遇人言东则蓬蓬然随之而东;遇人言西则泛泛然随之而西;今苟能用彼而就我也庸何伤”以...

31、 张文襄公事略 · 第三节 张文襄与政治之关系

国家之隆替视乎当世之人才此吾国人所夙知也然立宪与专制其人才之资待不同则其国运之消长乃不能不绝然殊异诚以立宪者有道揆有法守循序而臻有进无退势若祈的者之迎的而行愈迎而愈至焉专制之国其势反是以其有私意而无证见有当权者之喜怒而无举国之公是公非也故其安危之辙为途绝隘往往系于一人焉或系于一事焉甚或系于一言焉景运之来蓦如一接而即旋入于否塞竟至每下愈况此则政体为之而祸福遂至相反也故居今日而欲以专断政事其不适于国家之生存者审矣试以近数十年中日两国之事例比类观之尤可见矣日本维新以后当年手康屯难之...

32、 张文襄公事略 · 第二节 张文襄之事业

体仁阁大学士张公之洞二十一日亥时薨于位盖本日方有“再行赏假无庸拘定日期安心疗养病痊即行销假入直并赏人参二两”之优诏而公即于其夕逝溘也公之德业勋望冠于当时且为孝钦显皇后手擢之人由词臣而学官出膺疆寄人赞纶扉以迄于今夫其人之生也与近数十年政局关系尤切是不可无一言以记其生平也公讳之洞字孝达又字香涛一字香严中年以后自号壶公又号无竞居士(公署此号时方督办广东海防会有谅山之捷公主进与法战而不主曲和彭刚直、鲍忠武皆赞成其谋当时不能用且齮龁之而阴沮其所为故取张曲江诗“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之意...

33、 张文襄公事略 · 第一节 绪言

噫是书也胡为乎而作哉曰张公之洞也夫张公之洞之得名以其先人而新后人而旧十年前之谈新政者孰不曰张公之洞张公之洞哉近年来之守旧见又孰不曰张公之洞张公之洞哉以一人而得新旧之名不可谓非中国之人望矣然至今日而誉张公誉之者以为改革之元勋;今日而毁张公毁之者以为宪政之假饰不知誉者固非而毁之者亦未剧得其真相也彼其胸中岂真有革新守旧之定见特见于时势之所趋民智之渐开知非言变法不足以自保其名位而又虑改革过甚而己益不能恣其野蛮之自由亦出于万不得已而为此一新一旧之状态以中立于两间虽然一新一旧之张公今为过...

34、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八节 张文襄之病状

南皮相国病势增剧数星期以前获闻噩耗者已不胜其耿耿南皮于西八月间延日本医生诊视日本医生以所患为腹痈殆将不治并以此戒其家人顷复力疾从公清理重要案牍数起遂至疾革据最近消息病虽至危神经绝不瞀乱中国大臣若南皮者不得谓非海内之柱石也南皮起家科目早登上第文雄一时一八六三年遂渐向用旋擢山西巡抚一八八四年擢两广总督政声著于百粤一八八九年量移湖广浚发国家铁道事业之思想拟以汉口为中国路线之中心点经营支干分达北燕、南粤、西蜀诸要区任湖广时因事微有扞格厥后久任至易十八寒暑获观京汉之成复续议建筑粤汉川汉...

35、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六节 张文襄维持大局

当国步艰难外患逼迫之秋所赖以维持大局镇慑朝野者其惟我一二重臣乎其惟我一二重臣乎乃昊天不吊倾我柱石大星陨州治而韩魏公薨;红光烛山谷而诸葛武侯逝天崩地裂风号雨泣朝廷多故老成凋谢南皮相国之噩耗忽惊传至吾耳呜呼痛哉国家之重臣上下所倚畀一旦溘逝其关系讵不大哉盱衡现势默揣往古吾对于相国之出缺盖有无穷之感焉庚子以前中国之贫弱犹不如今日之甚相国身膺疆寄政声卓著记者在髫龄时已饫闻其功业庚子之季拳匪酿祸于西北乱民蠢动于东南大臣如刚毅之辈又不胜一朝之忿激怒强邻轻启兵端联军入京大局瓦解时相国总督鄂湘...

36、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四节 张文襄之奇才

方毅皇大婚乐章房中三奏及钦定平粤平捻方略书成两次表文悉出公手笔上览之称为奇才下诏加衔是为公结主向用之始光绪庚辰进官侍讲斯时使俄大臣崇厚赴俄议收伊犁顾为俄人厚结所绐竟割极边要害与敌公即上疏力争凡十余上陈论战守方略甚悉是时左义襄公方乘战胜之威驻兵乌鲁木齐公欲乘间张国威力主战且云:“战即不胜犹可以天山南路界英连兵复战”其言虽堕书生策士之见然俄卒震慑曾惠敏公得以折冲坛坫而尽毁崇约争回帖克斯川之险要并拓阿尔泰承化寺北界线朝廷复治崇厚罪公之向用乃益殷两宫皇太后乃敕译署令遇事与张之洞商矣辛...

37、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三节 张文襄之学问

...

38、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十一节 张文襄征调入京

张公之洞负中外重望久矣今日之死国民之觖望政府之失援庸讵初料所及耶监国为大势所迫将起用袁世凯使张之洞而在亦必力主此议当一九零七年七月孝钦显皇后实行新政首调张大臣入京同时袁世凯亦由直督之任征调人京外间虽有袁张交恶之谣传然两大臣行事虽偶有微异而其宗旨则如出一辙也近者新主即位张大臣迭经选调舍总理路政各务外稍见失意至其对于粤汉债款一事以张大臣一生正直之人而忽前后矛盾若是似可毋庸深底顾就张大臣督办铁路以来观其所行各事张大臣固极知中国路政亟应发达第因国人不肯出资助之遂不能竟其硕画耳张大臣之...

39、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八节 张文襄兴办路政

南皮于铁路之利益知之甚早任两广总督时曾上封奏谓各国兴办路政其初皆先筑干路公之铁路政策即根据于此彼知铁路展至通州与军略有碍力主自汉口筑至芦沟桥之议旋奉旨依允迁擢湖广总督并谕即行开工公又知如此巨工断非中国工程司所能胜任乃创设汉阳铁厂以为制造铁轨之预备迨中日战后公益研究战务知干路之设与军务事上大有关系且为南北交通之关键即于一八九五年重申旧议并将线稍行扩张一面具摺奏请设立公司招集股本管理之权悉操自华人之手并力拒借用洋债深望能募集于中国人不意应者寥寥不得已仍借用外款一九零五年之夏向香港...

40、 张文襄公事略 · 第四节 张文襄督两广

呜呼三十年身都将相之南皮相国乃遽舍斯世而入天国也耶论南皮之人格以吾国现时政界人物论自不能不以此公为巨擘矣校其扬历中外之始末大略可分为三时期辛巳以前为声誉最隆之时期同光以来京朝士大夫朴学之风实自南皮开之当其未登第时已早负天下深源苍生之望矣既入翰苑声称藉甚释褐十年始转坊局例得专摺言事生平所学至是乃一发抒当是时孝贞显皇后垂帘听政侧席求言于是瑰伟直谅之士争上疏言天下利病抵斥权贵抟击权贵辇下有清流六君子之称而南皮实为之领袖其封事之最脍炙人口者为劾奏四川东乡县屠杀乡民一案数年冤狱一旦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