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八回 庸阿哥暗会落难生 失意客撒手绝尘嚣

溽热难熬的盛夏终于渐渐过去雍正五年的秋天在知了愈来愈凄苦的鸣声中悄无声息地走向人间七月十五盂兰会后接连几场雨当天气放晴时人们惊异地发觉早晨起来需要披夹衣御寒了张熙在河南结众罢考不成得到学政张兴仁资助得脱大难不敢返回湖南永兴老家却踅身浙东遵从老师曾静临行嘱托去投奔“东海夫子”吕留良不料赶到才知道吕留良已死十余年吕家宗里对老爷子的私涉门生徒孙向有惯例——一概赠银送书——送了他二十两盘缠和一部明月集诗稿客居繁琐难安便辗转来了山东济宁又登游泰山猛然想起曾静的好友旷世臣就在泰安急下山寻...

2、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七回 杀名优皇帝严宫禁   诛妖僧士芳邀恩宠

大约在观音堂里静了一下雍正心绪看去很安适一边坐了见小太监端上冰块自拈一块噙了口里又命分赐众人这才对葛世昌道:“你的戏演得好念打做唱都有根底角色行当扮得也都够分寸太后老佛爷在世别无嗜好朕随着行孝承奉而已今儿几出戏逗得朕也笑了你不容易”“万岁爷“葛世昌没有想到雍正这么随和原来绷得紧紧的心弦松弛下来连连叩头道:“小的们这些玩意儿能入您老法眼就是小的们如天的福份老佛爷见万岁爷勤政爱民有一点空时辰还纪念着她老人家就为九天圣母心里也欣慰允喜就小的们这些下九流如今串乡走户乡里的百姓们都富了...

3、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六回 隆科多囚狱告御状   雍正帝冥筵明孝心

...

4、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五回 慰名臣妾庶封诰命   析谣言父子生疑猜

那管家被打得就地一个磨旋儿愣着看了半晌才认出是宝亲王忙不迭翻身跪倒捣蒜价磕头道:“小的是有眼无珠没瞧见王爷您老人家……小的吃屎长大的千岁爷千万别计较……小的这就进去报……报……““滚起来“弘历被他这几句不伦不类的话逗得一笑顺势踢了一脚问道:”尹泰睡了没有““没没……没呢”管家起来道:“有位陈老爷来拜正在……在花厅说话儿…”“前头带着路”弘历道“给我们掌着灯”“是是是……”那管家又磕了个头屁滚尿流跑去亲自掌了个玻璃球灯一边殷勤带路口中念念叨叨说道:“其实老相爷心里很亲尹老爷的甭...

5、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四回 俞鸿图得意忘形骸 雍正帝折节抚远臣

允礽死后第三天尹继善和俞鸿图二人同行回到北京尹继善是回京述职俞鸿图是完差缴旨恰好二人同路同时而行尹府和俞家虽然都在北京但俞鸿图多着一重钦差大臣身份不见过皇帝不能回家尹继善自己没有分府另居也不大乐意回家于是二人同约住在潞河驿尹继善免了家礼家规约束俞鸿图也好有个伴儿本来说得好好的吃过晚饭尹继善却变了卦执意要回家去看看俞鸿图知道尹家家法森严料是这位名震天下的封疆大吏怕老爷子尹泰计较他的礼数略挽留几句便由尹继善升轿去了俞鸿图独自占了六间上房空落落的没个人说话礼部的人又来交待朝廷要派员...

6、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三回 雍正帝苛察论人心 诚亲王政暇娱府邸

雍正目送弘时出殿回到御榻上盘膝坐了一时间仿佛老了许多垂头忡怔似若不胜凄楚张廷玉叹息一声说道:“昔年允礽为太子时昏庸无能不忠不孝先帝多方教正两立两废仁至义尽无以复加老奴才都是亲见亲睹的皇上全孝全悌为臣子竭忠尽智辅佐太子为帝君善保全养允礽且从来没有以君臣之礼加于允礽自古帝王废黜太子或鸠或杀绝无好下场允礽以天年善终于圣化沐浴中归心向佛是下场最好的皇上您已尽了心他年过天命也不为寿天大可不必为此圣躬伤怀“雍正这才回过颜色勉强笑道:”衡臣这些话实在朕也不全为悼痛二哥回想起来天命如此无常心...

7、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二回 贾道士蒙宠入宫闱废太子染恙归大梦

乔引娣回到畅春园澹宁居正是申牌时分小宫女春燕告诉她皇帝在梵华楼赐筵和一个大将同席共餐还说有个山西口音的年轻人说是五寨县的在园门口向太监打听她的下落引娣满心凄楚又热又乏起先心不在焉见说打听自己才留了心问道:“他打听我有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什么名字”春燕年纪尚在稚龄迷迷糊糊摇头说道“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吧我没见是双闸口守门的小蔡说的”引娣问道:“小蔡就没问问他来寻我有什么事”“问了”春燕说道“那人说他姓高是你邻居进北京跑单帮折了本钱想找你想办法拆兑几个盘缠钱这种事宫里有规矩...

8、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回 弄神通道士疗沉疴   逞巧智阿哥迁家奴

雍正返驾北京的诏书抵达北京的头一日弘时已经接到太监秦狗儿的禀帖里头备细说了雍正与鄂尔泰和朱轼在热河园中对话立刻叫了旷师爷过西花厅“鼓雨轩”来商计旷清行正在后书房和几个师爷分门别类代弘时给各地外官写回信听见说叫搁笔匆匆过来一进门便道:“三爷您叫我““热得前后襟都汗湿透了”弘时亲自端过一盘冰湃的西瓜“来吃一点去去心火——喏那是秦狗儿的信先看看再说”说罢自歪了竹凉椅中摇着葵扇闭目沉思旷清行拿着那几页薄纸颠来倒去反复看了几遍他没有言声却踱到鼓雨轩外站在堂檐下瘟头瘟脑看着池塘边婆娑摇曳...

9、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六回 风涛黄水弘历遇险 同舟共济倩女显能

秦凤梧被带了进来他身上青布长衫已被雨水湿诱头发也抿得紧贴在头上发辫梢儿微微向下滴水白晳清瘦的面孔显得很平静进了门也不行礼揉着刚才被拧疼了的胳膊打量着屋里几个人良久才对张兴仁道:“学台大人您衙门口张了告示要拿我我是刚知道的特地来投案请大人发落”说完瞟了田文镜一眼面向张兴仁一提袍角从容长跪在地“就你一个”田文镜不知怎的自觉有些狼狈随着众人落座咬着牙问道“这么小个臭虫就顶起卧单了你的同谋呢”“晚生没有同谋”“那个张熙呢”“张熙不是同谋”秦凤梧不屑地看了看田文镜“我立心要罢考作一件震...

10、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五回 感皇恩抚台效孤臣第   恪圣道学台纵首犯

田文镜一回衙立刻叫过刑名房衙役班头李宏升也不进屋就黑地里站在天井院里吩咐:“派人到书院知会毕师爷利钱师爷说我已经回来了留几个人瞧着张大人如何处置请二位夫子回来商量事你亲自到驿馆禀知宝亲王爷就说总督衙门人已经撤回臬司也撤了请宝亲王示我现在能不能过去请安并告王爷文镜一定将这事料理妥当““是是是”李宏升一迭声答应着田文镜也不理会径自进了签押房几个亲兵忙随进来见屋里只点了一支蜡烛张罗着要点灯时田文镜摆了手道:“所有灯笼都提到书院了这盏玻璃灯是皇上赐的不能轻易用再添一支烛也就够用了给我...

11、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察吏情弘历巡河务 抗酷政秀才罢科考

一连几天弘历没有接见开封城里的官员每天早晨起来他便把邢建业等人叫进来命他们分赴城郊各镇向各地进城农民打听麦收欠丰情形米店面店售粮价格有粮多少骡马市牲畜进出饲料贵贱叉把、扫帚、牛笼嘴以及锄、铣、镢、犁铧、斧、镰、铲多少是外地进的多少是本地自产的一概都要听问清楚造册登记众人不知道他弄这些什么用场也不敢问只见天天出去稀里糊涂竟是见货就问价问了也不买天晚回来归总儿在刘统勋跟前回禀交差几天下来都觉得琐碎无聊之极弘历白天也不在驿馆因乡试科场即将开龙门相国寺、惠济河街、包府坑、南市巷一带店...

12、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仁义皇子挫强救弱 诰命夫人闲说邪教

弘历几个人一愣接着便听几个孩子“哇”地一声齐哭乱叫一个壮汉子一手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挟在腰间从庙里出来随后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疯子一样追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跟在后头“爸妈”乱叫女人叫:“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一刀两断你把小丫给我放下你个不要脸没囊气的男人啊……”那男人回身抡圆巴掌“啪”地打了女人个满脸花跺脚怒喝:“贱人叫你撵我不写休书你一辈子是王家人”那女人毫不畏惧扑上去死死搂住已经哭哑了嗓子的女儿扬脸骂道:“我贱你贵么撒泡尿照照你那鳖孙样儿我死也不叫你实我的闺女你给我放下放下放...

13、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六回 当断不断畏祸失机  邪道伏诛血溅红楼

雍正断然绝情杀子虽然没有明诏布告天下但弘时因“处事妄诞放纵不羁”当时就革掉了王爵数日之后便传出他“羞愧自尽”的消息数年之内瘐死允禩允禟囚禁允祉和“舅舅隆科多”加上弘时这个亲生儿子凡有党援情事的勋贵格杀殆尽真个苞苴不行于铁面亲情不移其刚肠这种唯法是行六亲不认果真惊世骇俗震慑了官场猥琐龌龊之风尽自天下官员地主对雍正新政火耗归公改发养廉银摊丁入庙士民一体当差完粮……这些措置心里仍旧腹非不已对田文镜鄂尔泰曲阿圣意刻意剥削假报考成邀功图进的“小人行径”切齿仇恨但也确实没人再敢作仗马之鸣...

14、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四回 文盘武功弘历纳士   持正割爱弘时被擒

弘历见父亲不再生气放下了心便辞出去因见李汉三跺着脚还在双闸口的大柳树下候着便笑道:“你先回府就是了这里还少了护卫再说这是北京辇下之地还会有剪径大盗不成”李汉三扶着弘历上了马自己也乘骑紧随瞟一眼身后尾随的护从亲兵低声道:“四爷有件事不妙之极我恐怕要遭狗咬”弘历略一愣偏转头问道:“谁”“张熙那个狗崽子”李汉三道“他认出了我原说叫‘张熙’我想天下重名重姓的多了没想冤家路窄竟真是开封和我一处闹围的这一位”弘历勒住了马略一沉思立刻掂出了这件事的斤两:那张熙求生的心正盛什么事作不出科场案...

15、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回 泄郁忿再兴文字狱   明心志颠倒奇料理

曾静张熙一案骤出震动京华一个小小秀才竟敢于光天化日之下不远数千里直奔野战军营劝说主帅倒帜造反这真是亘古没有见过的异事本来已经传说得老疲的谣言再度乘风而起有说曾静在湖南聚兵十万专派张熙去西宁联络和岳钟麒互为犄角之势约同起兵两路进攻中原的;说岳钟麒的奏折是试探朝廷如果朝廷还信任那就押送张熙进京如果不信任依旧造反;更有说得玄乎的朱三太子已从吕宋国启程回国主持讨清复明大计……如此种种像瘟疫一样在酒肆茶楼秦阁楚馆中散布连六部小吏们也一改往日懒散习惯天天一早就到班从主管司员脸色到部院大吏...

16、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九回 莽张熙游说西宁城 智东美苦肉诳真情

张熙返回湖南永兴已是天近重阳北京城此时秋霜已临红叶满城山染丹翠水濯清波阔人们携友担酒登高消寒观赏秋景一般人家已在忙着预备柴炭贮存冬菜修理火炕准备过冬湖南地气温暖仍旧竹树繁茂云蒙雨洒似是北方刚入初秋模样山峰翠绕溪流滑畅举目一望四野伤心一碧他一路步行回来顾不得身体劳倦赶回自己家拜见了母亲和弟弟妹妹一家吃了团圆饭盘桓了三四天弘时通过旷士臣送他三百两银子他留了二百两安置好了家便到曾家营去寻访自己的老师曾静“好好”曾静听了张熙出去这一年的活动情形把旷士臣写给自己的信放在烛上烧了满是皱纹...

17、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避暑庄君臣论世情第   热河宫乾纲抑党争

张廷玉和弘时的密折送到奉天雍正的车驾已经离开了盛京两封奏折辗转记档传递刚好雍正到达承德的第二天才送到军机大臣鄂尔泰手中按照康熙皇帝留下制度大驾巡幸至行宫行营本日进班的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大臣、侍卫章京都要昼夜随扈鄂尔泰和朱轼都兼着领侍卫内大臣鄂尔泰接到黄匣子立刻到朱轼住的下处挹秀书屋一进门便笑道:“老中堂昨晚接到四爷一份请安折子李卫的一份奏折今儿三爷和衡臣的密折匣子也递过来了我们联袂而入去见驾如何”“是秋心呐”朱轼正歪在榻上用神仙手自己轻轻捶背听鄂尔泰说话一翻身坐了起来笑道“...

18、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槐树屯阿哥尝果报   析案情手足惊相残

弘历一行人与水贼恶斗一日天傍黑时船方靠崖已是累饿得人人筋软骨酥收拾了细软贡物登堤看时一带凹地过去果然有一座大镇凹地上种着稻子看样子是取土修堤留下来的也许因为这个大坑交通不便才没在这里设渡口远远望镇子乌沉沉黑乎乎的青白灰紫各色炊烟袅袅间倦鸟噪昏鸦翩跹远处驿道上铎铃脆响得得马蹄中不时传来车把式的吆喝声和甩鞭声近处稻田里几个老农持着铁锹在入水涸田不时互相答讪几句笑语远处巷落里孩子们像是在捉迷藏一阵阵传来叽叽嘎嘎的笑声……几个遇难不死的人乍入人间香火之地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柔和亲切之...

19、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七回

弘历一行人与水贼恶斗一日天傍黑时船方靠崖已是累饿得人人筋软骨酥收拾了细软贡物登堤看时一带凹地过去果然有一座大镇凹地上种着稻子看样子是取土修堤留下来的也许因为这个大坑交通不便才没在这里设渡口远远望镇子乌沉沉黑乎乎的青白灰紫各色炊烟袅袅间倦鸟噪昏鸦翩跹远处驿道上铎铃脆响得得马蹄中不时传来车把式的吆喝声和甩鞭声近处稻田里几个老农持着铁锹在入水涸田不时互相答讪几句笑语远处巷落里孩子们像是在捉迷藏一阵阵传来叽叽嘎嘎的笑声……几个遇难不死的人乍入人间香火之地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柔和亲切之...

20、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督署堂李卫设祖饯第   驿馆店大员互攻讦

饯行筵设在总督衙门签押房北的正堂里李卫性情豪爽好阔朗一来南京就任总督便命人将原来一个好端的五楹大堂拆掉他却有办法仍旧是五楹只是长宽各加一倍整整比原来大了三倍言官们又想告御状说他奢华偏是他除了房子大些“奢华”家具一概不设也兴索罢了弘历一行六人从后堂影屏中出来看时满堂的官员翎顶辉煌都已安坐在位有的大说大笑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几个同乡凑在角落里侃家常人声嗡嘤噪杂不堪见他们出来“唰”地立起身来又“唿”地一片跪下齐声道:“请宝亲王爷安”“这么多熟人呐阿隆、殷德乾、姜文义、阿桂、英德、雷啸天...

21、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三回

饯行筵设在总督衙门签押房北的正堂里李卫性情豪爽好阔朗一来南京就任总督便命人将原来一个好端的五楹大堂拆掉他却有办法仍旧是五楹只是长宽各加一倍整整比原来大了三倍言官们又想告御状说他奢华偏是他除了房子大些“奢华”家具一概不设也兴索罢了弘历一行六人从后堂影屏中出来看时满堂的官员翎顶辉煌都已安坐在位有的大说大笑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几个同乡凑在角落里侃家常人声嗡嘤噪杂不堪见他们出来“唰”地立起身来又“唿”地一片跪下齐声道:“请宝亲王爷安”“这么多熟人呐阿隆、殷德乾、姜文义、阿桂、英德、雷啸天...

22、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妙手空空投诗报惊   天璜贵胄巡视粥棚

弘历奉到返京旨意已是四月初三此时推行新政的诏谕已经通天下皆知南京城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会衔布告解释新政李卫不大识字叫化子把式把雍正的旨编成两份:一份原封装订成册发放各县各府学宫由教谕、训导三天一讲集中各地秀才听了回乡再作宣讲各知府、县令除了逢一考较举人秀才们领会圣意逢五还要应付李卫和尹继善寄来的考卷贴到大街上的却不是上谕和廷寄的原文李卫命令幕僚们把圣旨和廷寄文书凡与新政有关的都编成鼓儿词、道情、莲花落、加官词儿大量刻板印刷各戏院开戏加官戏茶肆酒楼说书卖唱的正文...

23、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一回

弘历奉到返京旨意已是四月初三此时推行新政的诏谕已经通天下皆知南京城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会衔布告解释新政李卫不大识字叫化子把式把雍正的旨编成两份:一份原封装订成册发放各县各府学宫由教谕、训导三天一讲集中各地秀才听了回乡再作宣讲各知府、县令除了逢一考较举人秀才们领会圣意逢五还要应付李卫和尹继善寄来的考卷贴到大街上的却不是上谕和廷寄的原文李卫命令幕僚们把圣旨和廷寄文书凡与新政有关的都编成鼓儿词、道情、莲花落、加官词儿大量刻板印刷各戏院开戏加官戏茶肆酒楼说书卖唱的正文...

24、 “中文小说百强”点评

附:评委名单中国大陆余秋雨:散文家、文学评论家、上海戏剧学院前院长;王蒙:小说家、中国文化部前部长;王晓明:文学评论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再复:文学理论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前所长;谢冕: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台湾王杏庆:又名南方朔文化及时事评论家;施淑:文学评论家、台湾淡江大学中文系教授北美地区郑树森:文学评论家、美国圣地牙哥加州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王德威:文学评论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语文学系教授香港刘以鬯:小说家、香港文学杂志总编辑;黄继持:...

25、 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

由亚洲周刊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作家联合评选的“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已在近日揭晓所选出的本世纪的百部华文小说评选范围极广从纯文学类到非文学矣都有颇具参考价值鲁迅名著呐喊高踞榜首为世纪之冠百部世纪小说分别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其中台湾小说占1/4多香港作家的作品占10部中国现代文学经典列前十名上榜的前10部小说大多数属于三四十年代的作品也都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之作顺序为沈从文的边城、老舍的骆驼祥子、张爱玲的传奇、钱钟书的围城、茅盾的子夜、自先勇的台北人、巴...

26、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九回 鼎丹烛影千古迷案   白虎玉兔同赴大真

绕不过去的事终于还是绕不过去中秋节刚过乔引娣的母亲黑氏安车蒲轮被喀尔吉善妥送进京内务部总管鄂善立刻一边奏知雍正禀明宜妃乔引娣一边将老太太安送到圆明园东雍正赐的宅子雍正一来心里有鬼二来也确实西线西南军事旁午战事打得不如意他又是个躁性一生政务出尖儿扳回了吏治不肯在军事上露出无能连诏急催岳钟麒要在大雪封山前出奇兵截断准葛尔通往新疆富八城的粮道因此一二日内仍旧到偏西殿见见引娣仍旧亲切关怀却绝不肯再有狎亵燕私之举了引娣虽然微有感觉不似平日温存但母亲新到蒙恩旨不拘自己探望每日都能天伦阔叙...

27、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八回 军情失利边将讳败   亲情乍变鸷君堇忧

岳钟麒离京半个月后科舍图前线八百里红旗报捷清兵与小噶尔丹蒙古部落大战于叶河畔斩敌两千四百人缴获火炮两门辎重粮草无算……此时雍正病体痊愈不久张廷玉接到奏折顾不得身边十几个大员等着请示事情立即赶往澹宁居见驾“也不枉了朕信赖岳钟麒一场难为他尽心办差”雍正看着折子眼睛放出光来对身侧的弘历道:“你拟旨给岳钟麒有他在西线朕安枕高卧待捷查廪前有失机之罪后有斩将之功将功折罪免议处分纪成斌、樊廷着加赏二级待准葛尔部面缚来京朕还要大封功臣”他看上去比以前苍白清癯了许多本来就又细又白的手更没有多少...

28、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七回 峰火起西疆再传惊 神思昏御苑扰邪祟

李卫杀掉贾士芳见众人都吓得痴痴茫茫呆若木鸡笑道:“明儿是八月十五我今儿给你们先挂一彩冤有头债有主贾士芳要报冤自然寻我李卫东洋戏西洋戏是我和五爷苦心研磨出的办法他既一死你们开堂子万不可再演国法天理都不许的五娘给我和五爷备马我们这就要进园子复命缴旨“弘昼笑道:“没想到这牛鼻子脑袋这么不经砍原想连西洋秘戏图双料演练来着东美将军、五娘你们都受惊了”岳钟麒此时才知道这是二人奉旨精心设计专为杀贾士芳的办法自己无意中被拉来作了跑龙套的他脸上回过神来说道:“这法子杀人新鲜不过太费钱了”说着三...

29、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五回 义灭亲挥泪诛亲子   勤躯倦忧时托政务

一夜之间弘时由王爷就成了囚徒他懵里懵懂被家人叫进来说有大人夤夜来拜睡眼惺忪到西花厅“接见”图里琛没等他发问图里琛就向他宣布圣命:“着图里琛前往密查皇三子弘时家产并将弘时暂行密囚”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说弘时便被九门提督衙门的人用八人大轿严严实实送到了畅春园风华楼西边一处闲置多年的小院落里从文绣幔帐宝鼎兽炭一大群丫头老婆子太监拱着的王府中突然跌落到这冷清凄凉的土壁房中他才清醒过来那一夜的惊心场面并不是梦他抱着双膝孤零雾坐在烧得暖烘烘的炕席上靠在墙上只是冥思苦索:到底哪里出了毛病然而...

30、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三回 考校刑讯啼笑皆非   名臣强项片语释怀

“给李绂去刑”高其倬吩咐道看着人提着一套刑具退下高其倬又对李绂说道:“巨来昨为座上宾今为阶下囚雍正三年一别竟成今日之局实在也令人感慨既是如此敬请绂兄体仰兄弟难处凡问答之处不可再有藏匿粉饰审结之后自然皇上还有恩旨该为你说话处我们也非草木之人“这都是大理寺审官的老套头高其倬说得却十分诚恳连孙嘉淦也是心里一动卢从周接着说道:”今天传你来就为询问你与谢济世、伍铤、黄振国、陆生楠结党陷害田文镜的事我们只是审明结案至于该定什么罪你是身份很高的人除了我们依律谳定还要交六部议因由皇上亲自裁决...

31、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二回 举丧嬉戏允祉削位 奉旨还京都院训顽

弘时弘历弘昼三兄弟当天夜里便将允祥遗体运回劈柴胡同北的怡亲王府此时狂风乱雪弥漫京华允祥府中只有一百多名家丁一边布置灵堂设计灵棚筵客之地撤除府里吉色一边通知平素要好的亲朋好友允祥没有正福晋两个侧福晋宁氏和察氏从来没经过事也上不得台盘弘晓只哭得昏天黑地什么事也料理不开亏得李卫随后赶来他虽在内务府户部吏部朋友极多把随从戈什哈叫过来吩咐:“你们通通出去叫人这些人都办老了丧事的就说我的话:他家里起火冒烟房倒屋塌我都不管说一声推辞就是嫌雪大和我的交情也就掰了”说着摸出一把裁好的纸条儿上面...

32、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四十一回 意未尽怡亲王骑鲸 情恋误雍正帝种祸

贾士芳随高无庸来到澹宁居前几个太监已经备好了马等着二人进殿便见乔引娣彩云等几个丫头忙着给雍正换便衣雍正自己系着项下斗篷带子问高无庸:“雪下大了么”“回主子话刚刚儿飘起来还不太”高无庸忙道“只白毛风冷得蝎乎请主子加衣”雍正转脸又问贾士芳:“道长他……他还有多长时辰……“贾士芳无声透了一口气躬身说道:“十三爷将到弥留了不过他还有个回光返照的时间等得着主子说话”雍正心里一酸已是落下泪来当时顾不得再说什么匆匆出殿来一个小太监伏跪在地下雍正一边踏了他的背上马一边大声对秦狗儿道:“李卫今...

33、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三十一回 八福晋撒泼闹御苑 乔引娣承恩会旧情

弘时一记杀手锏突然打向允禩京华震动允禩允禟允褆三位王贝勒府家人残余的也有将近四千人图里琛的九门提督衙门倾窠而出各府里突袭撵人直到辰牌时分才集齐由顺天府宣布允禩家人发往云贵允禟家人去广西允褆家人发遣湖南四川那些家人都是拖家带口的立时哭声动地无奈人在矮檐下水火棍子无情棒逼着也只好扶老携幼立时动身三四千人的大起解加上押送兵士衙役总在五千人上下出城又是盛夏白日简直像一支浩浩荡荡溃败下来的军队小的啼老的哭年轻的咒天骂地景象惨不堪言市民们尽有凄惶陪泪的但官场与民间历来不同风老百姓见的是“...

34、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九回

张廷玉和弘时的密折送到奉天雍正的车驾已经离开了盛京两封奏折辗转记档传递刚好雍正到达承德的第二天才送到军机大臣鄂尔泰手中按照康熙皇帝留下制度大驾巡幸至行宫行营本日进班的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大臣、侍卫章京都要昼夜随扈鄂尔泰和朱轼都兼着领侍卫内大臣鄂尔泰接到黄匣子立刻到朱轼住的下处挹秀书屋一进门便笑道:“老中堂昨晚接到四爷一份请安折子李卫的一份奏折今儿三爷和衡臣的密折匣子也递过来了我们联袂而入去见驾如何”“是秋心呐”朱轼正歪在榻上用神仙手自己轻轻捶背听鄂尔泰说话一翻身坐了起来笑道“...

35、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八回 遮掩周张信口雌黄 曲心魑魅随意酬唱

弘历九死一生脱难回京已是五月下旬他自滑县入驿道传舍进京即由李绂从保定府派来的人接着一直护送到京郊丰台大营那李绂也真经心除了派自己的中军日夕不离左右地保护沿途驿跸关防一日一报也都有他亲自停当曲划弘历坐的是总督的八人绿呢大轿警跸卤簿前呼后拥提铃使报戒备森严还有一棚绿营兵尾随半里之外随时策应又怕热着了弘历那轿都改装了揭开顶盖加曲柄伞俨然就是王爷乘舆;阖上轿盖即可遮风避雨随时用快马呈送瓜果冰块供应因此从马头到丰台八百余里不但不见个贼影儿走得也真快意当晚弘历宿在潞河驿洗测刚毕外头便报“...

36、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四回

一连几天弘历没有接见开封城里的官员每天早晨起来他便把邢建业等人叫进来命他们分赴城郊各镇向各地进城农民打听麦收欠丰情形米店面店售粮价格有粮多少骡马市牲畜进出饲料贵贱叉把、扫帚、牛笼嘴以及锄、铣、镢、犁铧、斧、镰、铲多少是外地进的多少是本地自产的一概都要听问清楚造册登记众人不知道他弄这些什么用场也不敢问只见天天出去稀里糊涂竟是见货就问价问了也不买天晚回来归总儿在刘统勋跟前回禀交差几天下来都觉得琐碎无聊之极弘历白天也不在驿馆因乡试科场即将开龙门相国寺、惠济河街、包府坑、南市巷一带店...

37、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二回

弘历几个人一愣接着便听几个孩子“哇”地一声齐哭乱叫一个壮汉子一手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挟在腰间从庙里出来随后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疯子一样追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跟在后头“爸妈”乱叫女人叫:“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一刀两断你把小丫给我放下你个不要脸没囊气的男人啊……”那男人回身抡圆巴掌“啪”地打了女人个满脸花跺脚怒喝:“贱人叫你撵我不写休书你一辈子是王家人”那女人毫不畏惧扑上去死死搂住已经哭哑了嗓子的女儿扬脸骂道:“我贱你贵么撒泡尿照照你那鳖孙样儿我死也不叫你实我的闺女你给我放下放下放...

38、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二十回 感途穷允秚散余财   统全局雍正息狱谳

一天惊心骇目的喧嚣过去廉亲王府一下子岑寂下来没有灯火没有人影连守夜的更夫也没有到处黑黝黝的鬼影幢幢允禩自倒卧在东书房的檀香木榻上浑似作了一场噩梦由着弘时出去由着儿子们进来由着福晋乌雅氏带着姬妾婢媪们进来不吃不喝不言语连叹息和眼泪也没有只痴痴望着雕满西番连的黄杨木天棚一家子二十几口人儿子们跪着乌雅氏坐着其余的人都是满腹心思地侍立着仿佛都身处荒野深山中的古庙里听着外边春风掠顶而过外面的一切都好像和这屋里瘆人的气氛相呼相应墙头上去岁的枯草在风中丝丝颤抖哀鸣刚刚发芽的柳条在风中慌乱地...

39、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十六回 论朋党明堂起纷争   弹幸臣允秚闹龙庭

雍正按照和军机处商定的议题侃侃而言讲得十分平静沉着先说了圣祖“名为守成实为创业”艰难竭厥的六十一年疆域之广大人民之众多政治之修明生业之繁荣自开辟以来为历代君主所无接着讲天下官员于圣祖晚年倦勤之时“结党怀奸、夤缘请托、欺罔蒙蔽、阳奉阴违、假公济私、面从背非”种种劣迹渐起以致于贪风日炽赋捐不平诉讼不公都来自于“吏治不清”这个根本上只有“将唐宋元明积染之习尽行洗濯则天下方能永享太平”他用了近一顿饭的时辰不惮其详地介绍了李卫田文镜的“火耗归公”、“官绅一体纳粮”、“摊丁税入田赋”又讲...

40、 雍正皇帝 二月河 · 第十四回 揣叵测弘时会庄王 狱文字名士遭奇辱

允禄和弘时同乘一抬绿呢大官轿进老齐化门直趋座落鲜花深处胡同北口的弘时府第——三贝勒府允禄因弘时是奉旨“见一见”自己便不言语等着这个皇阿哥开口但弘时好像心事很重在小红灯笼幽暗的光线下只是默默出神隔玻璃窗向外望街衢上黑黢黢的二月春浅料峭的寒风隔帘缝袭进来酸冷激得允禄一阵阵身上起栗待过五贝勒府因见府前灯火通明二十几个家人在府前大倒厦过庭里有的拿着扫帚有的手持长竿似乎在打扫收拾装点门面允禄不禁好奇地问道:“老五这是捣什么鬼他不是北边去了么“弘时清秀的面庞绽出笑容向外瞥了一眼说道:“走...